房产证发一楼、三楼不能上楼如此玩忽为哪般

房产 2018-11-03 16:33:14

  耗费巨资买了楼房,却无可走,有楼难上,这样的荒诞一幕发生在安徽省滁州市:据央视《焦点》日前报道,在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的中心地段,有一处四层楼房,三四楼的业主明明花钱买下了房子,几年来却只能望房兴叹,因为上楼唯一的楼梯是别人家的,能不能去自家的房子,全得看别人的脸色。究其因,一二楼的通道和楼梯是通往三四层的必经之,本该是公用部分,却被开发商卖掉,成为了一二楼房主的私人财产。最离奇的是,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未尽审核之责,居然给一二楼房主办了房产证。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当相关业主通过起诉讨回权益,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仍然置若罔闻,拒不纠错。

  “神仙打架,受伤”。如果说一开始,开发商与职能部门任性“踢皮球”,让业主受伤,那么面对法院判决,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犹不执行,则让业主更受伤、更无助。

  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身为房产管理部门,依据真实材料,依法履权,这是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从报道可知,该局既没有认真审核相关材料,也没有向相关人员进行询问和实地现场勘察,从而错误颁发房产证,已经有明显的履职瑕疵。

  对此,稍有操守者,都应该迅速纠错,尽最大可能缩小不良后果,而该局是怎么做的呢?先是推三阻四,后是不执行法院判决,相关人员在记者采访时还一再撒谎,完全置法律于不顾,置业主权益于不顾,置监督于不顾。

  10月28日,“滁州国土房产”发微博称:“《焦点》报道关于我市亚龙名城办证问题后,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当晚(10月27日)召开紧急会议,回看《焦点》,认真反思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研究整改措施,依照法院判决,依法妥善处理。”受到触动、有所反应,算是亡羊补牢。问题是,如果不是央媒介入,该局要到何时?如果心中有民,何至于推诿到如今?

  习总曾强调:“我们要健全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人民赋予的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诚如斯言,失责必追究。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乱发证,是一错;不尊决,拒不纠错,是错上加错。事实上,相关部门如果稍微接点地气,怎能有乱发证的颟顸?如果稍微一下,又怎能敢不纠错?从这个角度看,监督报道和其引发的地方反馈,不过是纠错和整改的第一步而已。(王石川)

  青少年户外运动和锻炼时间之所以无法得到保障,并不是家长或者教师不愿意让青少年去户外锻炼,也不是青少年不喜欢,实际上还是学业压力太重,非不为也,实不能为也。

  事情不同道理一样,广告不能伸到校园中去,那这种“以权谋赞”和“注水”的手就能伸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股风必须及时刹住。

  市环保局给予举报群众实实在在的励,起到的是立木建信式的效果。重要的不是市民获得的经济励,而是人们能从中看到环保部门营造清新、创造干净天空的决心。

  只有对于的消费者,“退货权”才是有用的。先让老人们建立正确的评判标准,并逐步意识到“后悔”,再来推行“7天无理由退货”,应该成为应对保健品的正确姿势。

  网络上的产业,勾连着各种犯罪违法。甚至,民间对此的认识不足以及不够强硬的预警机制,使得一些群体把知识、犯罪等行为当成某种“亚文化”。

  救援仍在进行,但此事发酵过程中所突显的非群体征候,以及权威信息发布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场时所展现的不专业和定心失守的一面,仍需要补课。

  办法是管号又管人,在黑稿问题上,必须施行自行业终身禁入标准;二是立法与执法要跟上,取证等环节要有突破。当然,企业更不该,在黑稿问题上当依法。

  因为街头救助流浪狗,一对父子被刑事处罚,一对夫妻被刑事立案,这种获罪的风险是最令人细思极恐的地方。但愿该案能经得起种种追问,让看到公平和。

  最根本的还是要政绩考核标准,对需要进行环保整改的地方和领导干部,要从实际出发,加大生态环保工作的考核指标,从而削弱地方及其领导对P的盲目。

  在大数据时代,个人数据隐私与安全,是至关重要的事情。从数据储存到数据核算,都需要全链进行,还包括法律立法、政策监管的改进,个人安全意识与手段的提升。

  如果不是冲着“提升知名度”的美丽泡沫,幼儿园又怎会当了别人的“”?办学校固然需要提高声誉,但不致力于改善管理、提升内功,而是搞一些花里胡哨的评比虚张声势,岂是正道?

  此前自来水外包引发争议,也招致种种质疑。凡此种种,理应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即双方在合作之初,必须各自的权责边界,制定可行性高的规则,保障双方正当利益。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世界的发育与建设。那种单方面要求孩子怎么守规矩,却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教育观念,已经越来越不合时宜了。

  若仍要采取共享模式,则宜采取单独设置密码的模式,将风险降低到最小化。把握好尺度,看牢隐私的信息数据,尤其是涉及到私密性、个人秘密、财产等,应该互联网用户时刻需要注意的。

  一些地方治污,并不意在改善质量,而是急功近利,变着法子在监测数据上做文章。用雾炮车在监测站附近降尘,以及监测站附近加油站营业,无一不是出自这种思维。

  不断加强市场的管控,无论是租售并举、房产税等政策,都将从外部对房企起到筛选的作用。当整个市场调一段落,房地产可能将迎来另一场崛起。

  问题学生,把他们推向社会,让其街头,只会让问题变得更糟。但留在学校,也不是办法,不但本人不会安静下来学习,还影响学校秩序,并可能带坏更多的同学。

  这一研究再次引发了对DDT功与过、禁与用的争论。争论的核心可以归纳为,发明和使用DDT对人类社会更有利,还是对生态更有利,是更,还是更兽道。

  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个人与单位的力量相比,太过于弱势。就在这样的“”“服从”中,法律所的生育,被代表局部、团体利益的“土”所和。

  “徐玉玉事件”等表明,非法获取大量个人信息,不仅可能用来谋取利益,还可能谋财害命。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人信息安全,不仅是一个技术命题,更是一个制度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