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源地”与“领跑者”共话乡村旅游升级版

旅游 2018-12-03 18:34:10

  10月29日,成都金堂油橄榄田园综合体传出消息,通过4年的发展和建设,项目基本完成了生态农业板块的建设。该项目总规划面积约3万亩,计划总投资20亿元,目前已完成投资约4亿元,形成交通主干道16公里,生产便道约28公里,各种游步道、木栈道约6公里,为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和乡村旅游提供了便捷的交通条件。

  这是成都农旅融合发展带动乡村旅游的又一个新案例。10月25日,在成都安仁古镇召开的首届全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交流现场会透露: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达25亿人次,同比增长16%,约占国内游客的半壁江山,旅游消费规模超过1.4万亿元;而四川全省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近3.06亿人次,实现总收入达2283亿元,乡村旅游经营户15万余家,带动800余万户农民受益。

  这场由国家发展和委员会主办的全国盛会为何在四川成都举办?各地乡村旅游发展都有哪些创新举措?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未来乡村旅游发展在何方?这一系列问题成为会议期间全国各地参会代表关注的焦点。□本报记者杨艺茂

  “四川是乡村旅游的发源地,近几年通过大力发展全域旅游,推动乡村旅游带动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带动了800余万户农民受益。”四川省旅游发展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本次全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交流现场会选择成都的重要原因。

  乡村旅游发源最早。1986年,中国第一家农家乐“徐家大院”在成都农科村诞生,标志着我国乡村旅游开始起步。经过30余年的发展,全国乡村旅游已“遍地开花”,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成都市农科村是我国乡村旅游的发源地,农科村农家乐的兴起,为市民到乡村旅游休闲提供了可能,特别适合市民周末近郊短途游,极大地促进了城乡融合与农旅融合发展,因而很快就风靡了全国。”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振之告诉记者,除了农家乐,民宿也发源于四川成都,青城后山因周末度假的游客连年递增,民宿的发展可谓风生水起,受到无数旅游界人士的认可与追捧,并纷纷引入全国各地,如浙江莫干山等地的民宿发展更是后来者居上。

  土地变革走在前沿。土地制度的变革是发展乡村旅游的助推剂,四川乡村旅游土地流转也走在了全国的前沿。2000年前后,成都三圣乡红砂村进行了土地流转的尝试,部分返乡创业者回到农村从事种植养殖与旅游餐饮服务,推动了农业和旅游产业深度融合之,入股、分红、经营、管理等,都和土地流转紧密相关,理顺了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与管理权之间的关系,三圣乡不仅一跃成为成都近郊旅游的热土,更为全国乡村旅游发展模式树立了样本。

  乡村旅游发展升级快。从最早的农家乐到观光农业,再到乡村度假,成都乡村旅游快速发展,经历了自主发展、规模发展、规范发展、提升发展等四个发展阶段,目前已形成了以郫都区妈妈农庄为代表的“体验式农业”模式、以崇州市道明竹艺村为代表的“农业+文创”模式,以及以大邑安仁古镇为代表的“农商文旅体融合”等发展模式,乡村旅游要素由观光为主向商贸、文创、休闲、体验和度假转变,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态势。

  2016年11月,成都被评为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市。近两年,成都市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积极推进农商文旅体融合发展。2017年,全市乡村旅游累计接待人数1.08亿人次,实现乡村旅游总收入327.69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69%、25.55%。

  本次全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交流现场会的召开,汇集了全国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展委、旅游发展委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以及各地的先进乡村旅游发展带头人,不但分享了发展经验,还进行了现场考察交流。

  “2003年以来,浙江以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的‘三生’改善为重点,在全省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在具备成熟旅游条件的乡、镇、街道中筛选创建旅游风情小镇,主要从规划设计、风情产品体验、人居、公共服务、综合保障等方面着力提升服务品质,推动乡村旅游发展。”浙江省发展委有关负责人在现场发言中介绍,浙江德清县莫干山镇作为“洋家乐”的发源地,已有以“洋家乐”为代表的精品民宿100多家,为农房出租带来了巨大的市场,年收入达480余万元。

  安徽省黄山市大力发展优质旅游,深入实施“旅游+”战略,将乡村旅游与农业、文化、体育、脱贫攻坚相融合,通过公司+农户、合作社+农户等模式,打造了长潭徽州农舍、石潭摄影等一批乡村旅游新亮点。目前,黄山市已形成了“环黄山风景区乡村旅游圈、沿新安江乡村旅游带、古徽州乡村旅游片”三大空间格局,在加快打造乡村旅游升级版的同时,了“中国旅游黄山再出发”的崭新篇章。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发改经信委主任刘永辉在交流中认为,发展乡村旅游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明确的定位,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城市居民愿意走出,以前会去一些名山大川、历史人文厚重的景点,随着农村基础的改善、功能社区的完善,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愿意走进乡村、亲近自然。

  当然,作为本次会议的承办地,四川的乡村旅游发展经验也备受的关注,“四川样板”“成都模式”等成为现场考察交流环节的热词。会议举办地安仁古镇所在的大邑县,结合自身自然与文化等优势,推进全域景观化,以安西走廊、川西旅游环线、天府绿道建设为重点,通过斜江滨河绿道、青霞文创绿道、安仁南岸美村绿道等各个景区景点,并实施“特色镇+林盘”“大地景观再造”“农村人居整治”三大工程,着力描绘“田园相拥、竹木相簇、民居相嵌、水系环绕”的川西生活画卷,成为四川省乡村旅游代表地。

  四川省发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推进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中,四川将以“农民”为中心,以“农业”为基础,以“绿色”为导向,以“文化”为灵魂,将促进农民就业增收、增进农民福祉,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直接或间接新增加大量乡村旅游岗位,鼓励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旅游扶贫开发。

  作为四川乡村旅游发展的领头羊,成都市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下一步成都将积极发挥“主干”作用,遵循全域旅游发展,推动农商文旅体等产业深度融合,着力构建“点、线、带、面”相结合的全域乡村旅游新格局,进一步推动乡村旅游提档升级,塑造“开窗见田、推门见绿”的田园城市风光,展现“岷江水润、茂林修竹、美田弥望、蜀风雅韵”的秀美画卷,建设世界乡村旅游目的地和美丽宜居公园城市。

  “四川乡村度假旅游发展虽比浙江地区落后了一些,但因为乡村土地变革走在全国前沿,所以发展后劲应该非常大。”杨振之教授认为,以前是一家一户的生产经营,现在土地流转后就可以引入资本、人才、技术等要素,很多龙头企业的进入,实现多元融合发展,有利于提升乡村旅游品质,力求给游客一种“有感觉”的生活方式,真正成就“诗意的栖居”。